老师眼中“不用炸就能出油的老油条”;好友口里“傻里傻气”的家伙;琢磨着“把海水变成淡水”,“开发一种软件监视腐败分子”的孩子。

此前,6月14日清早7点多钟,陈圣章曾从家出发到长沙一所软件学校,他喜欢软件编程,他幻想着能“开发一种软件监视腐败分子”。

陈皮肤黝黑,常在太阳下暴晒的样子,一张典型湖南人的脸,能让人联想起很多相像者,看不出中学生的稚气。

一见面陈就告诉我,他是一个很偏激的人,并且又加了一句:“刚见我的人都觉得我不安全,因为我看上去有点像混混。”

第一次和陈圣章聊得并不愉快。从一个19岁少年嘴里说出来的大道理,让谈话有些无趣空洞,且无从判断他的真诚。嚣张的表情,偏激的言语,每讲完一句话,总用食指狠狠地往下一指,带几分挑衅的语气说:“你认为勒?”差一点让我耐不住性子听他说线日,阳光强得让人有点发闷,抑制不住对陈的好奇,去了一次浏阳。

潇湘晨报:反正考不上了,破罐子破摔,与其辛苦做题,不如考个零分轻松。能这样理解吗?

陈圣章:零分和随便考几分是不一样的。考零分意味着自毁前途,还可能成为别人的谈资、笑料。家里人劝我,只要不考零分,什么事都可以答应我,学校老师也劝过我。我心里一直有很多想法,受伤只是让这些想法爆发的一个导火索。

陈圣章:我不喜欢学校里的应试教育,一直有厌学情绪。我不是那种逃课、捣乱的学生,但是坐在教室里我总是不停地想:这样死记硬背的学习对我来说到底有什么用,我在浪费时间吗?高考是不是最好的选拔人才方式?高考是不是可以改革?应试教育能提高一个人的道德,综合素质吗?应试教育压制了学生的创新思维,一个被束缚了个性和创新思想的民族它有生命力吗?这些问题一直困扰着我。

陈圣章:每一个学生需要为高考制度付出十几年时间,值吗?强烈的历史使命感驱使我这么做,我要以这种最激烈的方式表达我对应试教育,对高考的强烈抗议!

我觉得自己这么做至少比那些不为民办事,一心想升官发财,明哲保身的“高官”,和那些畏首畏尾,不敢改革的,官僚作风的,庸庸碌碌的“鼠辈”强十倍百倍。起码我比他们具有更强烈的爱国精神和社会责任感!

陈圣章:是的,我有很多创新的想法。上初中时,参加科技比赛,我设计了花炮灭火装置,图纸都画好了,但没做成。老师说,好好学习,上高中就能做成了,于是我非常努力地学习。结果在高中,我还是做不成。我曾经写过三封信给校领导,希望能做一些科技发明,都没有结果。

潇湘晨报:为什么非要依赖学校,你可以自己做发明创造,而且不少学生靠发明创造被保送上大学了。

陈圣章:我觉得需要学校老师的帮助,搞发明要有技术和设备支持的,有时候还要资金。我也需要一个氛围,因为我是一个自我约束能力很差的人。

陈圣章:不向往。我经常在报纸上看到大学生逃课、抽烟喝酒、打架的新闻,甚至有一个大学还规定一个星期不逃课,奖励20元。太荒唐了!还有什么女大学生被包养之类的。这就是高考选拔出来的人才!一堆垃圾!应试教育根本没有办法教学生怎么做人。像我这样自制力不好的人,花父母几万块钱,混四年出来也是垃圾。

陈圣章:我喜欢看报纸,看一些杂文,其他书看得比较少,还喜欢看电视新闻和访谈类节目。

作者 admin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