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活力校园创新优秀案例」公布让体育老师从「不缺席」到「被看见」

通过admin

第五届「活力校园创新优秀案例」公布让体育老师从「不缺席」到「被看见」

自从体育课在整个教育体系中的受重视程度直线上升,体育老师这个群体也开始越来越「卷」了。

不仅拍照「抢C位」;还成了学校里的环保大使,淘汰了的废旧轮胎、喝完水的空水桶等,都是他们眼中创新改造教学道具的绝佳材料……而且,他们不仅自己「卷」,还注册了个人社交平台,第一时间分享自己的创新成果,带着其他老师们一起交流、一起「卷」。

但不管他们怎么开脑洞、玩花活,最终的目的其实都只有一个,就是让学生在学校——这个绝大多数孩子确立人生体育兴趣的起点,能够快乐地运动,养成可以受益终身的运动习惯。

「运动的快乐」——这是在活动中,中国篮协主席姚明、中国女足主教练水庆霞、中国男子短跑运动员苏炳添都不约而同提起的一个关键词。

他们所倡导的这种快乐,并非脱离教育而单独存在,反倒是依托于不断创新发展的校园体育教育而生。而这一能够把如此之多业界知名人士聚在一起探讨中国体育教育创新、体育教师发展的活动,便是在8月17日举行的2022活力校园创新优秀案例年度盛典。

作为一项由耐克和中国教育部、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等合作伙伴共同发起的长期战略合作项目,「活力校园」致力于激发学校和体育教师的积极性与创造性,更有效地开展校园体育。自2013年实施至今,已帮助全国31个省份超过一万所学校、540余万学生从中受益。

而作为「活力校园」项目的组成部分之一,本届创新优秀案例征集活动从全国近2500份申请案例中,共评选来自27个省市自治区的100份案例,被推荐授予活力校园「优秀案例100」——其中,最佳课内体育教学案例45个、最佳课外体育活动案例35个、最佳校园体育文化案例20个。此外,从这100份优秀案例中,还甄选出了30个活力校园「国际交流案例」和30个活力校园「校园创新案例」。

自2017年7月首次推出以来,全国小学体育活力校园优秀案例征集活动已经成功举办五届。在这一过程中,它经历了中国体育教育的持续变革与发展,也见证了疫情下学校和体育教师们的坚持与不放弃。

本届活动中,我们能够看到包括姚明、孙雯、水庆霞、苏炳添等在内的一众业界知名人士公开分享各自对于学校体育教育的看法与经验,更能够了解到来自全国各地校园中的体育教师们通过持续的创造力帮助孩子们构建体育兴趣。

比如,来自福建宁德师范学院附属小学的钟宇翔老师,打破场地限制,利用海绵棒来锻炼学生的跑、跳、投能力,不仅提升了他们的灵敏性、协调性,还帮助一些孩子克服了初跳8字长绳的恐惧心理;来自内蒙古鄂尔多斯伊金霍洛实验学校的郭娜老师,则非常关注学生的兴趣和情绪反馈,并及时调整上课方式,让孩子们得以在兴趣的引导下提升专注力和运动效率,感受运动的乐趣。

与此同时,随着项目的持续推进,「活力校园」优秀案例征集活动近年来也呈现出了与时俱进的特色。

作为活动的发起方之一,耐克大中华区体育公益负责人许琳在接受氪体采访时表示,项目启动以来,本身的荣誉和评定规模一直在拓展,已经从原来更多关注于体育教学、课内教学、课后活动开展、以及校园体育文化扩展,发展到了整个校园、教学体系的创新。

「我们能够看到,一个学校体育运动的开展和创新,不是体育老师单方面就能促成的,而在于整个学校的大环境,比如体育老师背后的力量——学校的校长、领导在纵向上、专业上对他们的推动。所以在第三届,我们就由专家组增选出来30个校园创新案例,对学校整体的创新加以表彰。」

而在本届活动中,除了往常的评选项目,还新增了「体育教研员创新案例」奖项,并且遴选出了3名体育教研员获得赴海外访问交流培训活动的机会。

在许琳看来,教研员作为教师的教师,他们的眼界和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就代表着体育老师整体的专业线,设定这一荣誉也能够从更高层面出发,推动整个国内学校体育教育的创新和发展。

当社会开始关注并肯定体育教师的工作,当后者也开始主动发挥创造力为课程提质,中国体育教育的发展已然迈上了新的道路。而在此背后,我们显然不能忽视国家教育政策的变革与推动,纵使这条变革之路并不平坦。

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体育教育近年来的改革,已经取得了十分显著的进展。但回头来看,很多变革都是受政策推动,被顷刻间堆到家长和孩子面前的。

面向「最不爱运动的一代人」,以及全国学生体质与健康调研工作中所呈现出持续下降的学生身体素质,教育部自觉推出新的健康标准刻不容缓——2014年,《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2014年修订)》出台,取消了之前测试中的选测项目,并规定测试成绩评定良好及以上者方可参加评优与评奖。

此后,国务院和教育部在2019年再度发调,严格执行学生体质健康合格标准,健全国家监测制度;一年后,教育部体卫艺司司长王登峰表示,学校体育中考要逐年增加分值,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水平;云南省率先发力,「体育中考100分」面世,全国各省也纷纷跟上脚步。

一系列实质性的改革轰然落到学生头上,这一回,家长们急了。之前没有过多在意体育培训,坚决不能让孩子的进步被与生俱来的运动本能拖了后腿,体育鸡娃在全国遍地开花。

以往的课业压力没能减轻,体育突击培训又加了进来。测试项目中诸如跳绳、立定跳远等本该一气呵成的连贯动作,在学生眼里变成了一个个姿势分解;而本该带来快乐与享受的身体锻炼,也成了「痛苦的运动」。

这种变了味的身心健康发展,让一众眼光长远的专家们感到头疼。而如何让体育重归兴趣,让学生们真正有机会享受到运动的快乐,成为了教育改革的重中之重——2021年,「双减」政策落地,让人们看到了这一希望的实现。

教育部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2月,原12.4万个义务教育阶段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压减至9728个,压减率超过90%,25家相关上市公司全部不再从事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培训。课业压力的减轻,伴随着学校体育和课后运动时间的增长,让学生真正有机会重建体育爱好,享受运动乐趣,让活力重回校园。

与此同时,「双减」并没有阻碍国内体育行业发展。据企查查数据,目前我国从事体育培训的企业有超过42万家,较2020年增幅近50%。

虽然考试达标类课程在其中仍占有不小的比例,但随着学生体质的增强,以及学校体育教育的不断提质,偏向基础运动的测试项目无需再被突击,单纯兴趣类体育培训的报名人数也大幅提升。

「双减」让家长们的教育观念得以解放,也让兴趣的重要性重新被审视。但对于中国体育教育而言,「双减」只是漫漫长路的起点。

在此之前,体育教师在大家的眼中是「缺席」的,他们默默付出却不得重视,他们想要为自己争取话语权;在此之后,体育教师在中国教师队伍中是「缺少」的,但他们已经站稳了脚跟,终于可以将更多的心血倾注于教育本身,并通过不断的创新与探索,推动学校体育教育快步前行,也让自己的努力慢慢为更多人所看到。

C罗、李娜、刘翔等体育界知名人物共同现身首届活力校园创新优秀案例年度盛典,为获奖教师颁奖

我们能够看到,首届活动中「校园体育文化创新奖」获得者、甘肃省陇西县永吉乡河口小学的吕少武老师,出于对足球的热爱和对学生健康成长的期望,在语文本职之外自愿兼任体育教师,为孩子们设计出一套包含准备活动、基础技术、团队训练和足球知识的综合课程,获得C罗亲自颁奖,至今仍是一段为人熟知的佳线年「校园体育文化创新奖」获得者、福建省泉州市仙岭小学的林美珍老师,面对所在学校体育教学资源贫乏的难题,主动创新将废弃轮胎、水桶、矿泉水瓶等改造为体育器材的探索实践,同样在网上引发了热烈的反响。

这些曝光也带来了实质性的改变——借助「活力校园」平台,C罗不仅亲手送给吕少武老师一双特别版球鞋,还联合耐克共同为其所在的小学捐赠了一块足球场,极大改善了学校的体育设施和教学环境;同样是在参与「活力校园」后,林美珍学校所在地区的领导对孩子们的体育教育高度重视,拨款近三十万元用于修建学校运动场挡土墙,当地政府还立项帮助学校重建校舍,变废弃轮胎为体育教学器材的案例也被全国各地的学校所采纳,极大丰富了学生校园体育课程内容。

当然,还有很多动人的体育教师故事正在被书写、被传播。也正是他们始终如一的坚持与探索,才不断鼓舞和吸引着更多的体育教师加入其中,以创新精神带动中国学校体育教育持续产生着积极变革,让学生们得以真正爱上体育运动,在快乐与享受中练就健康的体魄。

而作为「活力校园」项目的最初发起者之一,耐克近年来也在持续通过这一平台,积极推动中国校园体育创新和体育文化培养,助力中国学校体育工作高质量发展,激励更多孩子们能够动起来,享受运动带来的快乐,从而养成每日运动的习惯,释放潜能。

其实早在2015年,为了响应教育部将足球教学资源作为公益资源推广到校园的号召,耐克便从彼时旗下赞助的英超曼联足球俱乐部中聘请专家来到中国,历时三年时间走访国内大量校园,将欧洲顶级俱乐部青少年培养经验与国内实际情况相结合,打造出了一套详尽、实用的足球教材,至今仍为数千所国内学校所用。

2018年,耐克又携手上海数十所学校,以如何在科学体系下将枯燥的跑步训练变得有趣、并强调孩子自主性为出发点,进行跑步教材创新研发,同样收获了积极的反馈。

除此之外,他们不仅在全国多个城市和地区选出近百所学校,通过送教上门、教师培训、教材开发等方式,推动学校体育运动的开展,还会从历届「全国小学体育活力校园创新奖」中甄选出30个国际交流奖,前往海外小学校园与当地师生互动交流,相互学习体育教育体系和教学方式,激发更多的创新实践,为中国体育教育发展带来更为长远的影响力。

教学资源领域大手笔投入的同时,硬件设施方面也没有落下——过去几年里,耐克已经在八个「活力校园」的项目学校里修建了Nike Grind环保操场。这些操场都是由耐克回收球鞋制造成的橡胶颗粒建造而成的,不仅为学生提供了一个安全的运动环境,同时也回应了当下社会对于低碳环保的诉求。

许琳告诉氪体,截至2021财年,耐克在国内体育教育领域的投入总额已经达到了2.55亿人民币,在未来,这一投入还将继续,并拓展到更加广泛的层面。

比如,立足「活力校园」项目,耐克正逐步打造更加符合当下发展趋势的数字化教学内容、工具和平台,供体育教师进行交流;在此之外,他们也将撬动更多社会资源协作,通过运动创新赋能女孩和支持贫困地区的青少年成长,发扬榜样力量为更多青少年带去积极的影响。

「在耐克我们有一个说法,‘如果你有一个身体,你就是运动员’,我们一直希望通过运动的力量来推动世界更好地向前。」许琳表示,「所以Made to Play,怎么让大家动起来,尤其是让孩子们动起来,对于耐克这样一个运动品牌来讲非常重要。」

「因此,对耐克来讲,活力校园项目具有非常大的战略意义,而且它的关注点是学校。如果我们能够在学校的体育教学、体育活动开展以及整个校园的体育文化培养领域推动一些积极的改变,对我们下一代的影响可以说是非常直接、也非常积极的。」

但正像耐克品牌标语之一所说——「There Is No Finish Line」,「活力校园」及其激励的中国体育教育创新也没有终点线。如何激励更多孩子动起来,通过运动帮助他们释放潜力并受益终生,仍将是社会各界持续探索的方向。

在此背景下,面向我国超过一亿的小学在校生,以及二胎、三胎政策下持续增长的学龄儿童群体,「小学体育教师」这个名称背后所承载的意义,也早已超脱了字面含义。他们最终要为之努力的,是一代人健康成长的希望——而这,也同样是在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

好在,当体育教育在校园里不再缺席,当创新探索成为了越来越多体育老师们的主动技能,当越来越多的社会资源落到了校园体育这片土壤,这个希望,也终让我们不再感到遥远。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